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唐门毒宗 > 第五百五十章 试一试

唐门毒宗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五十章 试一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花柔一步步走向慕君吾,她走向的是爱情,是温暖,是与她成就“家”的那个人。

    是,他是王。

    但对于她来说,他更像是一个平凡的农夫,与她相伴余生。

    站在慕君吾的面前,她看着他,双眼内有激动与紧张,而他也少了平日的云淡风轻,有些激动地呼吸粗重了一些。

    他笑着,抬了手。

    站在一旁的礼官打开手中诏书,宣读起册封典诏。

    “孤获成天序,钦若前训,守藩立辅,以明亲贤,宫有主君承乾,辅需贤妃定坤,今日封安定郡王之长女彭氏为贤妃,赐封号“顺”,以祈国顺昌平,德贤辅中之意,今日授印,尊冠楚宫。”

    礼官合上诏书,退开后,赵富春捧着放有凤印的托盘上前。

    慕君吾双手拿起凤印,郑重地递给花柔:“孤之家,便托于小君了。”

    花柔眼里闪着泪光,深吸一口气后,她接过凤印,轻声道:“臣妾领命。”

    四目相对间,是浓情与蜜意,是彼此想要厮守一生的诚挚。

    百官叩拜与高呼,一声声道贺如浪袭来。

    她听不见,她的耳朵里回荡的是他在山间夜色里的誓言。

    这一生也许会短暂,但哪又怎样呢?

    她寻到了爱,也认识了自己,她有过梦想,承受过伤害,而后她站在这里,和她心爱的丈夫许诺彼此,足矣。

    当所有的议程走完,当他们手牵着手,步入寝宫大殿后,殿门被赵富春给拉上了。

    他们甚至听到了太监宫女退下的动静。

    慕君吾伸手摘掉了花柔脸上的流苏蒙巾,去了地上:“终于能看到你的脸了,委屈你了。”

    “不委屈,就是太突然,我很紧张惶恐,也不知是否出了错。”

    “那不重要。”他将花柔一把揽入怀中,紧紧拥着:“花柔……”

    爱人在怀,他满足,这才是他所在意的。

    花柔贴着慕君吾的胸膛,深情款款:“君吾……啊!不对,我得叫你……陛下。”

    “不,你就叫我君吾,虽然我本名乃是希范,但我是你的君吾。”他认真道:“你的。”

    花柔看着慕君吾,轻声唤道:“君吾。”

    “我在。”

    花柔的眼中泛起泪花:“君吾。”

    “我在。”

    泪落下,但她笑着,笑得格外动人:“君吾。”

    “我在,我永远在。”他深情地吻上了她,任热情的火燃烧着心!

    他将她抱起,走向牙床。

    他想她,早已想疯了……

    ……

    黄昏时分,楚王宫里被封的斡月台那扇沉重的宫门被推开了。

    慕君吾牵着花柔的手走进这片静谧中。

    “为何带我来此?这里好像很冷清啊!”

    “你很快就会知道。”慕君吾牵着花柔绕过了前方宫殿,走到后方花园的一个假山洞前,冲花柔一笑:“别太惊讶哦!”

    说完他伸手在假山上掰动了一块石头,立时机关声“咔咔”作响。

    “跟我来!”慕君吾拉着花柔钻入了假山那看起来不过是装饰般的洞内,走了几步就到了密室口。

    “这里居然有密室?”

    “她弄得。”慕君吾说到她不是别人,正是袁德妃。

    作为一个唐门***,在她居住在斡月台的期间内,特意为自己准备了这个密室,已备所需,所以后来刘佩云也是被关押在此的。

    花柔跟着慕君吾顺着阶梯缓缓向下,当她们走进灯火通明的密室时,她懵了,因为这里不仅仅有袁德妃,还有楚玄。

    “楚神医?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是来救你啊!”楚玄的回答令花柔错愕,此时慕君吾冲她道:“花柔,我已经知道你的情况了,你放心,我们已想出了办法帮你控制毒,避免毒王变……”

    “不!”花柔紧张不安地退开一步:“不可以!君吾!我知道你不怕死。”她说着又看向袁德妃和楚玄:“我知道你们愿意救我,但我不接受!”

    “花柔,你先别急着否决,你听完我们的办法再说好不好。”

    此时袁德妃上前一步道:“小柔,你放心,你不让范儿冒险,难道我就舍得他去冒险吗?我也是不想他有事的。”

    “那您还……”

    “我会开启纳毒之态,先抽你体内的毒。”

    “然后我会下针再抽取一些。”楚玄接话道:“如果我们两个人所抽取的毒素仍然不能将你体内的毒压制在临界线下时……”

    “我再来!”慕君吾大声道:“三个人合力抽取你体内的毒,且不是要抽光,只是减少一定的毒性,确保你不会发作而已,这样你肯配合吗?”

    “我……我并不觉得稳妥,我还是不想你们冒险。”

    谁不想活着?她也想。但是如果活着是要所有人都面对危险,她宁可自己一个人死去是的,为了她爱的,她所在乎的人,她不畏死。

    “可是你想过吗?如果我失去你,我会怎样?”慕君吾的眼中是不能失去她的痛与怕。

    “你失去我,是一个人的痛苦,可是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楚国的百姓怎么办?还有孟知祥,他的人马频频出现在楚国,你难道不保护楚国吗?”

    她知道什么是可以让慕君吾去妥协的,身为一国之君,他必须有他去负担与考量的。

    “楚国我会保护,我可以对你发誓我绝不勉强自己,但如果你不让我尝试着救你,你出了事,我怕是多一天都活不下去的,我会在懊悔中与你同去!到那时我才是真的会置楚国于不顾!”

    诚挚的肺腑之言,是他对这份爱的坚持,他的话令花柔泪水连连,她看着他一时不能言,只有动容的抽泣。

    慕君吾紧紧地抓着花柔的双手:“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别不给我机会,好吗?让我试试吧?为了我们的爱,试一试,好吗?”

    人生是一条漫长的路,可以有坎坷,可以有起落,也自然可以放弃。

    但没有尝试过就放弃,任谁也不会甘心的。

    花柔咬着唇,她看看慕君吾,看看袁德妃,又看看楚玄。

    每一个人都给她肯定与期盼的回应,他们的眼神都是真诚的,这份期盼终于让花柔点了头:“好,我试。但说好了,都不许勉强,我们尽人事听天命。”

    既然都要一试,那就试吧,尽管花柔的内心并不抱希望,但她知道自己若不同意,他们可能会更疯狂,所以她只有答应。

    慕君吾、袁德妃、楚玄三人眼神交互后,都郑重地点头。
唐门毒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wkdsw.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